【關於遠距工作的未來想像】The imagination of Remote working


【關於遠距工作的未來想像】The imagination of Remote working

我想試著住在森林裡,寫作

“An overgrown path through a coniferous forest” by Kirill Nechmonya on Unsplash

昨天去參與SOS Reader的手寫字寫作,看到了好愛的作家,看到了手寫字的傳達與設計技術,遙遠的記憶彷若從被遺忘的遠古喚起。

我羨慕他們可以自己創作為傲且過活的日子。

在以往被強求遵從、勉強自己符合社會、塞進工作體制、出賣生命時間只求等待被動發薪的我,是無法想像的未來。

以前求學時代,就以一手好字為傲。(但曾經花了太多時間在台上講究板書的雕寫,被老師”請”下台)

長大之後的我,風格逐漸在轉換,從工整精細轉變為浪蕩不羈,從只懂遵守規矩的乖寶變成〝為什麼要這麼做?〞的發問孩。

一個女漢子的內在活脫脫地準備蹦發出來,

一個太常想問為什麼的人注定在剛開始時會被認為是多嘴的 。

(你為什麼不能好好遵守?你為什麼要這麼不聽話?你為什麼這麼不能像女孩子一樣乖乖的?)


求學時期有一段時間超愛0.38三菱中性筆,還曾因為只寫過一次不小心摔斷水而痛哭懊悔。(不便宜啊啊啊啊)

長大才知道,原來筆尖前頭的小珠珠是精細工藝的一部分啊!也就是摔斷水之後寫不出來的最大原因

原來從小時候就開始知道,適合自己的工具,那種書寫起來、流水剛好的流暢感原來對自己而言,很重要!

原來小時候的自己,無意之間對於書寫,身體的感覺是很講究且要求的,但是時常會被大人以不了解的姿態所干擾(小孩子憑什麼要用這麼貴的筆啊?不能隨便用10塊以下的筆寫就好了嗎?你們太好命了)

因為從小經濟限制在大人底下的小孩我,只好默默地看著同學的筆吞口水,把點心的錢省了好幾十次才終於買得起筆。


至於為何會想要在森林裡從事寫作

不只是單純為了逃避喧囂的環境,更多的其實是在追尋,有一部分的我受了阿納斯塔夏的影響。

起初的構想是嘗試藉由網路的科技力量養活自己,如此一來就不必勉強自己的身體與時間去套用在公司規範上來,也可以脫離社會觀感、長輩壓力與不符合自己價值觀的社會期待(例如必須要買車、買房來彰顯自己等等)

但慢慢地,我發現自己的思想藉由網路來傳遞、互動與迴響,無意之中竟得到很多生命的啟發

也慢慢地察覺自己在森林裡才能感覺到平靜的環繞,即使自己在裡面迷路了也不太驚慌

曾經模仿哈比人脫鞋赤足在森林裡遊蕩亂走,過往在城市裡路名記憶方向對我來說不太管用,但是在森林裡我可以記得住路。

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。

但是也是在結束紐澳遠遊、回到城市勉強自己適應一年以後,才逐漸了解到自己原來已不再慣於遵循都市人立下的規範。

有一部分的自己已經轉變了。

也因此自己逐漸同理,怎麼會有女生想要搬去撒哈拉沙漠居住咧?

沒別的原因,因為想啊!

只是要建構實際生存的種種細節,要靠自己的頭腦去找到經營方法

(例如遠距工作,不再追求身體待在辦公室也能解決問題)

所以選擇遠距工作對我而言,

可以說是一種肉體、工作時間、生活方式的解放選擇。

因為我的肉體、心靈都已經告訴我:我不適合待在都市裡了。也不適合追尋單純販賣生命時間換取報酬的工作型態了。

更何況,隨著網路的越來越發達,這應該是一件逐漸變得輕鬆簡單的事。

就看你如何讓自己的生活隨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型態去定義與建構了。


Source: Medium:Remote Working
【關於遠距工作的未來想像】The imagination of Remote working

Leave Your Comment